?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
  2. 語種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
    營業廳
    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
    返回頂部
    “紅色電波之父”蔡威的傳奇人生
    李熙慧 2021-12-27 海峽都市報
    分享:
       

    圖片拍攝于中國電信博物館一層展廳(程京生攝)

    一位瘦弱文靜的青年,戴一副眼鏡,少言寡語,他總是坐著工作。從電波中知曉敵人動向,聯絡左右、決勝千里。那青年是紅四方面軍的無線電專家,是破譯密碼的奇才。

    但就在1936年10月各路紅軍即將勝利會師的前夜,這個瘦弱的青年身著羊皮坎肩靜靜地倒下,再也坐不起來了。

    他叫蔡威,他是哪里人、親人還有誰都沒有留下更多的內容。親密的戰友只聽過他講起祖上曾在清朝為官,征繳太平軍時,繳獲了石達開的貼身佩劍。

    沒想到,就是這個線索,成為50多年后,尋找他的線索。

    近日,記者從寧德市蕉城區委宣傳部了解到,蔡威的傳奇經歷于今年剛編撰成冊,目前正在籌劃2016年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的相關活動。

    石達開佩劍之謎 

    在福建博物院的展廳內,有一件珍貴的展品為太平天國將領石達開的佩劍,不少看到這把寶劍的人,都會驚嘆一句“真難得,還留了下來”。

    正是這把青鋼寶劍,成為尋找中國“紅色電波之父”蔡威故鄉和親人的重要線索。

    蔡威犧牲后,他的戰友發現他沒有留下任何信息和行蹤,甚至沒有留下遺囑。幾十年來,戰友們一直尋找他家人,而蔡威的家人也在尋找失蹤的親人。人海茫茫一直沒有線索,突破是在1985年。

    那年總參三部原副部長馬文波將軍來到寧德,他此行重點是查證蔡家是否存有石達開佩劍。對此,寧德縣有關部門做了調查,找到了曾保存過佩劍的蔡作柯老人。

    馬將軍還記得蔡威親口對他講述石達開佩劍的這件事。

    1936年春天,紅四方面軍長征到四川西北丹巴,就要過金川。蔡威聽說金川下游就是著名的大渡河,而石達開當年就是在大渡河邊兵敗。他邀請時任無線電訓練隊教員的馬文波一起去江邊走走。就在那天,蔡威和馬文波聊起了石達開,并提到石達開隨身佩劍保存在蔡家。

    找到石達開的佩劍下落,就一定能揭開蔡威之謎。

    蔡作柯是蔡威的堂侄,他說,寶劍的劍柄前面有“青鋼寶劍”四個字,劍身上有“二龍戲珠”的花紋,非常鋒利。年輕時自己經常把玩,還用寶劍劈過砍柴刀。1956年,當地征集文物,交上去了。

    之后,省博在庫房內找到了這把寶劍和原始登記檔案。

    馬文波將軍回到北京之后,寫下了《關于蔡威同志籍貫的調查報告》,將這些詳細的情況上報國家。

    至此,一柄青鋼寶劍洞穿了幾百年的歷史,蔡威的故事讓寶劍有了特別的內容。

    老戰友自發尋找蔡威家鄉 

    長征結束后,毛澤東有過這樣的評價:“長征有了二局,我們好像打著燈籠走夜路”,“沒有二局,長征是很難想象的?!?/p>

    當時,紅軍長征中有兩個二局機構。一個是中革軍委二局,簡稱軍委二局,局長曾希圣。另一個是紅軍總部二局,簡稱總部二局,局長蔡威。中央對蔡威的評價是“我軍早期杰出的將領,是通信技術偵察領域的開拓者”。

    他隱姓埋名從上海到大別山根據地,創建了紅四方面軍無線電通信事業,建立了對敵人斗爭的無線電技術偵察工作,為紅軍長征勝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勛,受到毛澤東的高度評價。

    總參某部劉建京大校說,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質和其他一些原因,蔡威的事跡長期以來鮮為人知,他的烈士身份也一直沒有得到確認,就連他的家人也無從知道他的下落。這也是眾多蔡威的戰友,苦苦尋找他的家鄉和親人的原因,要給烈士的家屬一個交代。

    “其實尋找蔡威的身份,并不是那么順利?!眲⒔ň┐笮Uf,1982年2月,北京軍區副司令徐深吉在《福建日報》上發表了緬懷一位無名英雄,回憶紅軍長征蔡威烈士的文章,這是宋侃夫、王子剛等蔡威生前戰友開始尋找蔡威的家鄉和家人的第一步。

    此后三年多,塵封多年的歷史記憶被完全打開,馬文波、肖全夫、陳福初、李永悌、胡正先等紅四方面軍的老前輩紛紛加入了尋找的歷程,這些老前輩基本都是老領導、老同志,也是蔡威的親密戰友。一群白發蒼蒼的老人,又集合在一起,就如同當年那樣并肩作戰開始了艱辛的尋找工作。

    蔡威從一個達官貴人的家庭,告別生病的母親和懷孕的妻子,到上海去參加革命。又從上海到長征路,最后是因勞累致病,犧牲在長征的路上。

    “他這一路走來義無反顧,說到底就是因為堅持黨的理想信念不動搖?!敝袊嗣窠夥跑姵霭嫔缟玳L姚計軍說,“在那個年代走過來的革命前輩們很多都有蔡威身上的這些東西,要靠我們把它挖掘出來?!?/p>

    真實姓名蔡澤鏛,又名蔡景芳,1907年出生于寧德縣(今蕉城區),1936年9月犧牲,年僅29歲。

    破譯情報助長征勝利 

    “1932年下半年去鄂豫皖蘇區,在京漢鐵路遇襲的時候見到蔡威同志,后來在一次大會上,見到蔡威同志和徐向前總指揮坐在主席臺?!笨倕⒛巢吭辈块L、蔡威烈士生前唯一健在老戰友胡正先說,“1935年,我調到一臺工作,蔡威同志在二臺工作,我們見面的機會就多了?!?/p>

    胡正先說,長征中的蔡威有時幾天幾夜不合眼,即使是抽空打個盹,他的頭上也總戴著耳機。

    他就是這樣不想錯過任何一條情報。

    其中一件事情發生在1935年,中央紅軍退到貴州境內,中央從紅四方面軍那里獲取的重要情報表明,在去同紅二、六軍團會師的途中,蔣介石已經埋伏了重兵。黨中央在黎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放棄北進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作出了改向敵人統治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的重大軍事決定。

    這條情報正是蔡威領導的二臺破譯了敵人在中央紅軍周圍部署的情報,迅速向中央發報。這份電報將當時中央紅軍周圍的敵軍分布情況較為詳細地報告了中央,此時正值中央黎平會議以后,遵義會議之前,中央紅軍正處在敵人圍追堵截最困難的時候。應該說,這個電報對于正在艱苦轉戰中的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來說太有價值了。

    紅軍長征中的四渡赤水,是世界經典戰役。從四渡赤水每個重要轉折點來分析,其背后都有準確的情報支撐。

    國民黨軍隊的密碼十分難猜,開始只能猜出幾個字,以后發展到能譯出一部分字,經過逐步摸索規律,終于破譯了他們的密碼。蔡威將掌握的中央紅軍周圍敵軍的部署、兵力、行動方向等重要情報源源不斷地送到總指揮部,經分析整理后,由紅四方面軍領導人審閱,再用電報拍發給中央紅軍。

    由于中央紅軍的電臺處在行軍狀態,方位不斷變化,因此蔡威帶領電臺全體同志堅持全天守聽,定時呼叫聯絡。只要中央紅軍一宿營,晝夜立即通報。

    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逄立左說,蔡威破譯了國民黨軍隊大量秘密情報,為粉碎敵人對鄂豫皖蘇區、川陜蘇區的多次進攻和圍剿,為紅軍長征最后的勝利做出了歷史性的重大貢獻。他是密碼戰線上建立了特殊功勛的紅軍英雄,在事關紅軍長征的關鍵時刻都有他的身影?!八歉=ǖ尿湴??!卞讨魅握f。

    原載《海峽都市報》2015年9月12日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xxxx18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