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
  2. 語種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
    營業廳
    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
    返回頂部
    一片丹心援青路 一路詩歌扶貧情
    2021-06-25 人民郵電報
    分享:
       

    編者按:2019年7月,中國電信援青干部任科博背起簡單的行囊,奔赴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縣,開始了為期三年的援青扶貧工作。在這個地處青藏高原東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低于0℃的寒冷期長達184天,其中低于-10℃的嚴寒期達到131天。但是巴顏喀拉山脈的冰川融水總會帶來春天的氣息,自詡“久治郎”的任科博用心體會、用情書寫,用一首首詩歌和一篇篇手記,記錄自己在高原上的工作感受和生命體驗,記錄在中國電信的持續援助下久治縣實現脫貧摘帽的過程。在這些文字里,蘊含著電信人對高原農牧民念茲在茲、無時忘之的牽掛,涌動著援青干部、扶貧工作者“不辭風雪苦,共筑華夏春”的激情,也銘刻著脫貧攻堅戰的偉大成績和歷程。

    2019年7月29日,蒙蒙細雨下了一夜,我回頭瞥了一眼還在夢鄉的兩個孩子和愛人,輕輕地推開了家門。在飛往青藏高原的專機上,我想起了妻子的叮嚀“你就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我想起了9歲女兒對我的揮手,兩歲兒子稚嫩的話語“爸爸,早點回來”;我想起了出發前夕突發腦梗死坐在輪椅上的母親不舍的眼神;我想起了三次癌癥手術年近八旬的老父親那故作瀟灑的微笑;我想起了哥哥們責備的目光“你都多大了,還瞎折騰”。

    我想起了中國電信集團副總經理張志勇對我的囑咐:你一定要好好保護身體,那個地方我剛去過,條件很艱苦,不長樹,是集團扶貧海拔最高的地方,比西藏要艱苦兩倍。

    我想起了上屆扶貧干部對我說的話,這個地方全縣只有兩條主路,經常斷電。一年就兩個季節:冬季和大約在冬季。更重要的是孤獨寂寞,整個縣城才2000人左右,一到冬天人就更少,基本都下高原了。

    我默默地對自己說,既然來了,就要做出個樣來。

    初到久治

    2019年6月

    愿舍人生千余天,壯士仗劍去戍邊。

    疾風勁草蠻體魄,白雪黃沙煉肝膽。

    自古忠孝兩難全,苦辣酸甜一肩擔。

    助力中華夢實現,誓捧丹心報家園。

    來到青海久治,才明白什么叫高原反應。我住在三樓,上樓梯至少要休息三次,每次都是連爬帶喘。最難的是睡不著覺,每天都折騰到凌晨一兩點鐘才能睡著。過了10月,氣溫降低,睡覺就更加不容易了,經常半夜憋醒,仰面朝天是我唯一能采取的睡姿。

    初來乍到的我,凡是自己能克服的就挺一挺、忍一忍。就在我躊躇滿志準備努力工作的時候,一個消息宛如晴天霹靂:2019年10月末,在中組部組織的例行體檢中,我被查出冠狀動脈粥樣斑塊,青海省高心所的專家下了最后通牒,說我不適合在高原工作,有生命危險。聽到專家這么說,中組部的領導也急了,當天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從縣上立刻趕到西寧,并且表示要跟中國電信集團談,給我換個省直機關或者到西寧來掛職,離開久治。

    到現在我都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的反應:震驚,不敢相信。但是我對組織表示:我所在的久治縣是中國電信對口扶貧縣,是中國電信在青海唯一的扶貧點。我離開久治到西寧,就有違初衷。另外,我每年在北京協和醫院體檢,對自己的心臟多少有些了解。再等十多天,我正好在西寧有培訓,到那時候我再下高原。

    見說不動我,青海省委組織部直接給果洛州委組織部打電話,果洛州委組織部部長直接跟久治縣委書記通了電話。第二天縣委書記就讓我收拾好東西馬上到西寧報到。我只有慚愧,才3個月不到,就讓身體拖了后腿。

    到了西寧,在我的再三懇求下,中組部領導答應找北京的專家為我復診。我到了北京阜外醫院,心血管科的高主任看了我的片子,又仔細聆聽了我的訴求,對我說,你這個情況確實是不適合在高原工作,但既然你這么堅持,我給你開些藥,讓你在高原上繼續工作。我當時那個激動呀,央求著高主任一定要在診斷書上清楚寫明可以在高原工作。拿到診斷書,我不到半個月就回到了平均海拔4200米的久治縣。

    聞援友逝去有感

    2019年10月

    屢看朋輩成新鬼,才知此事多艱辛。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城頭大王旗不換,此事躬行難上難。

    他日凱旋君莫妒,一將成名萬骨枯。

    2019年10月,正是扶貧攻堅的關鍵時刻,果洛州一位鄉書記在扶貧工作返回途中發生車禍不幸去世,但扶貧任務重,擔子不能卸,第二天久治縣幾百名干部依舊頂著大雪冒著生命危險撲向了各個鄉鎮的基層。受到他們的鼓舞,我也奔向了對口幫扶戶所在的哇賽鄉,那天我在進山看望扶貧戶途中,乘坐的車左前輪不慎滑出公路,而下面就是數米深的溝壑,旁邊還有湍急的河流。

    2021年5月22日凌晨2時4分,果洛州發生7.4級地震。全青海均有不同程度的震感。讓我感動并且震撼的是,在地震發生后半個小時之內,久治縣的消防、應急等各個部門就組織起來,有序開展工作。各個鄉鎮的干部更是不顧余震和雨雪天氣,挨家挨戶去敲門摸排情況。不需要指揮,也沒有人要求,他們自發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那樣鎮定、坦然。地震發生后,中通服總經理黃曉慶、副書記梁宏志和中國電信集團的人力部、云網發展部在第一時間就問候我并詢問了相關情況。董事長柯瑞文也在22日當天發信息給我,囑咐我“在堅守崗位、盡職盡責的同時,要注意安全、保重身體”。我感到有一個堅強的后盾在支撐我。我告誡自己要繼續以一名共產黨員的標準做好扶貧工作,不辱使命。

    釵頭鳳·久治夜雨有感

    2020年7月

    雨瀟瀟,臨窗望,雪域高原絲絲傷。

    下弦月,銀山崗,千里獨行,仗劍勒馬。

    闖闖闖。

    山河在,妄念斷,英雄氣短柔情長。

    鳳獨舞,雀南飛,水闊草肥,四季輪回。

    常常常。

    久治,方圓8757平方公里,下轄五鄉一鎮,人口2.96萬人,平均海拔4200米左右。整個縣城沒有電影院等任何形

    式的娛樂場所,孤獨寂寞是難免的。但是當我聽說不僅縣里甚至整個果洛州,幾乎所有的干部都是兩地甚至三地分居(孩子在西寧,夫妻在不同的縣),10年

    甚至20年是家常便飯的時候,我震驚了。后來我逐漸了解當地的歷史風俗、宗教掌故、風土人情,當地很多干部都很佩服我在這方面的知識。我的朋友漸漸多了,他們也會邀請我到家里做客。

    水調歌頭·久治

    2020年8月

    雞鳴三省亮,牛拱川甘青。

    長江黃河橫亙,皚皚萬年峰。

    九千公里馳騁,三百六十如常,癡心向丹陽。

    愿借倚天劍,馬騰旌旗揚。

    白玉富,門堂豐,六鄉同。

    年保玉則睥睨,天神花園恒。

    千古悠悠興亡,江河滾滾東流,多少英雄往。

    何其有幸也,三年久治郎。

    扶貧干部的首要工作是做好對口扶貧工作,做好工作的前提是要熟悉縣情。

    我對口的鄉叫哇賽鄉,是離縣政府最遠的鄉,從縣里開車到鄉政府所在地要3個小時。我在鄉里的6個“親戚”分散住在鄉邊緣的牧場,從鄉政府驅車還有一個半小時的路程,而且基本都是在草地上,沒有公路。有一個對口親戚住得實在太遠,去看他當天不能往返,必須在鄉上住一晚。

    內地的我們很難理解,下鄉是一件充滿艱辛和風險的事情。當時高速公路剛剛修好,還沒有安裝護欄,很多藏族老鄉從土路徑直開到高速路上逆向行駛,稍有不慎就會出交通事故,更不要提成群的牦牛擋路、泥濘的草地帶來的風險。另外,果洛州牧區棘球蚴病流行,我們到鄉下要自帶水和干糧,干糧無非就是些方便面、榨菜、面包。要是需要過夜,還要自帶睡袋、帳篷。

    我有一位叫改托的“親戚”,70多歲了,平時在寺廟里面打雜,患有高血壓,一到冬天就要到四川的阿壩去,那里海拔3400米左右,比久治低,但是他連15元一天沒有暖氣的房間都住不起,還要看病。由于他不會用微信,我把隨身帶的現金和司機身上的現金全部給了他,但仍是杯水車薪。幾趟下鄉后,我發現光靠自己給也不行。我就幫他們從林補草補、退休待遇等方面積極爭取更好的政策。日久見人心,“親戚”們能感受到我對他們的關心??吹剿麄儼l自內心的微笑,我覺得很滿足。

    通過扶貧工作,我深刻體會到黨和國家提出的扶貧要與扶志扶智相結合是多么正確。我提出了家庭牧場項目,由中國電信出資,尋找養牛大戶,給群眾建畜棚、買畜料,增加出欄次數,帶動牧民改變觀念,提高養殖技術,走上富裕之路。

    一次下鄉時,我看見一個老鄉家有大大小小的孩子10個,大冬天都穿得很單薄,拖著小鼻涕。于是我萌生了一個念頭“讓冬天不再寒冷”,我通過個人關系,呼吁全國各地的朋友向牧區捐贈衣服,結果得到了熱烈響應,甚至遠在新加坡的朋友都要捐款,我本著只接受衣物、不接受現款的原則拒絕了。久治縣地處偏遠,快遞只有郵政能送達,為了寄送衣服,我有個朋友甚至花了2500元郵資。藏區牧戶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收到衣物時都很開心。我又通過微信把圖片反饋給捐贈人,還認真地給所有捐贈衣服的愛心人士一一寫署名感謝信。

    詠援青干部

    2020年8月

    東來西往客,天南地北人。

    高原山河壯,萬里九州魂。

    不辭風雪苦,共筑華夏春。

    相知無遠近,四海同此心。

    從2018年到2019年,中國電信向久治縣投入1727萬元對口支援資金,2020年投入1097萬元,2021年投入840萬元,重點投資建設久治縣的基礎通信網絡,以及信息化鄉鎮示范點、教育信息化、精準扶貧大數據平臺、有機肥廠、棘球蚴病防治、醫療服務能力提升等項目。在項目的具體實施過程中,我負責上傳下達,落實好標記顯現、群眾感知等細節工作,像極了一名聯絡員、一名翻譯、一名宣傳員、一名監督員。

    “33個建檔立卡貧困戶被中國電信招走了?!薄熬W絡強國在久治能看得見、摸得著?!薄澳莻€中國電信援建的天空牧場有機肥廠越來越火了?!薄熬弥蚊褡逯袑W的錄播室、班班通等硬件設施引起了羨慕和贊嘆?!边@些百姓茶余飯后的閑聊是對中國電信的肯定,其中也滿載著援青干部的辛勤付出和不懈努力。

    雖然我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才離開青海,但是有些事、有些人,注定是我人生中的寶貴財富。

    青海地處高原、干燥缺氧,雖是物質條件的洼地,卻是精神追求的高地。這片土地孕育了“兩彈一星”精神、慕生忠“開路精神”、可可西里堅守精神、玉樹抗震救災精神等寶貴精神財富。我相信,經過我們援青戰友的不斷拼搏奮斗,不辱使命、不負韶華,必然會孕育出援青精神。我斗膽把它總結為“山”的精神。

    十六字令·三首

    2021年5月

    山,蟒伏萬里白緞連。

    地欲搖,賴以居期間。

    山,身臥厚土背負天。

    惜黎民,只手擋風寒。

    山,紅塵四季不同顏。

    天地變,猶自亦巋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xxxx18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