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
  2. 語種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
    營業廳
    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
    返回頂部
    1個人,2條阿拉斯加犬,13年,1.2萬平方公里的"無線"守護!
    于丹 張麗妍 許海霞 2021-12-29 “中國青年雜志”微信公眾號
    分享:
       

    近日,《中國青年》雜志全媒體推出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系列人物報道——“走近青春答卷人”。中國電信呼倫貝爾分公司莫爾道嘎支局長柴瑞峰作為青年代表被報道。

    文章也得到了共青團中央轉載

    引發了網友的強烈共鳴

    一起回顧柴瑞峰的感人事跡:

    1個人,2條阿拉斯加犬

    穿梭在1.2萬平方公里的轄區

    進行通信作業、無線守護

    這是中國電信“全國勞動模范”

    柴瑞峰的工作日常

    柴瑞峰,現任中國電信呼倫貝爾分公司莫爾道嘎支局長,是一位您也許經常聽說,但從未深入了解的電信人。他每天奔忙在內蒙古大興安嶺原始森林腹地,在莽莽1.2萬平方公里,常態化電信運營工作中的幾乎所有主要工種:基站維護、電源傳輸、資源錄入、安裝維修和市場營銷……都由他一人完成,而且一干就是13年。

    13年,一個人的林海雪原 

    冬日午后3點,日影漸斜,深藏于內蒙古大興安嶺北部原始森林腹地的莫爾道嘎暮色已近。身著軍用耐寒作訓服、背著工具袋、身旁只有阿拉斯加犬陪伴的柴瑞峰完成了山頂一座基站的檢修,雪中跋涉準備前往下一個站點。

    維修中的攀爬,高難度動作純熟的背后,是十幾年的磨煉與堅守。

    莫爾道嘎在蒙古語中的意思是駿馬出征。這片土地草木蔥郁,年平均氣溫在-5℃—-7℃,冬天最冷時曾達到-54℃,年結冰期8個月以上茫茫雪原,身旁的阿拉斯加犬成為了柴瑞峰最忠實的伙伴。

    2009年,柴瑞峰入職剛剛成立的莫爾道嘎電信公司,成為這里的第15名員工。15名同事里,只有兩名男性。1988年出生的柴瑞峰和年過四十的男同事一起做服務,干維護。 

    柴瑞峰的巡線日常

    莫爾道嘎鎮是一個因林業而聚集的小城。

    小鎮常住人口原來有四萬多人,后因林場改革人口逐漸流出,直至今日常住人口只有五千余人。柴瑞峰的同事多是林業工人家屬,也隨著這一波浪潮,像按下倒計時一樣,很多人紛紛辭職離開。

    2016年,中國電信內蒙古呼倫貝爾分公司莫爾道嘎支局只有柴瑞峰一個人了。柴瑞峰成了最后堅守崗位的人。他說:“后面沒人了,我不能再走了,因為前面需要我?!庇谑侨僳E罕至的密林深處,巡護途中他成了孤膽戰士,陪伴他的只有阿拉斯加犬,那人、那車、那狗,身負的是1.2萬平方公里廣袤的風景。

    堅守荒野 ,一場名為“責任”的挑戰 

    1.2萬平方公里的轄區里,柴瑞峰負責54個基站,600多公里的傳輸線路,4700個電信用戶的通信服務保障工作。辦公室離鎮區最近的基站10公里,最遠的400多公里,大部分基站都建在山頂上,那臺被柴瑞峰稱作“大黃蜂”、陪著他巡檢的黃色皮卡車只能開到山腳下,要檢查必須徒步攀登上山。

    紅旗1119基站是林區內一座典型的高山基站,颯爽的名字背后是海拔1119米的高度,柴瑞峰想要到達這里檢修就必須沿途走過4公里的山路。林區早晚溫差較大,在夏天,柴瑞峰獨自上山要頂著暴曬,還要將自己包裹嚴實,打上綁腿,不能讓皮膚裸露在外,防止被當地人稱作“草爬子”的蜱蟲叮咬,帶來“森林腦炎”的患病風險。

    柴瑞峰的日常工作

    但這樣密不透風的裝束與柴瑞峰的運動強度顯然不適配。到達山頂時,他已汗流浹背,等到故障排除完畢的“下班時間”,未及下山便已近黃昏。山上的雪5月份還未完全融化,這使得未干透的衣服在寒風中一吹就凍成了“鎧甲”,冷感鉆到骨縫里。有時柴瑞峰要帶幾十斤的替換設備爬到山頂,水和食物只能攜帶少許,“下山后兩個手直哆嗦,虛脫”。

    荒野求生般的工作環境,對于柴瑞峰而言已是常態。

    冬季出門巡檢,柴瑞峰天不亮就要啟程,途中他是不敢休息的,“有的基站要八九個小時才能到,方圓百里沒有人家。晚上看不清冰包路況,容易掉下去?!?/strong>為了應對疲勞,柴瑞峰在U盤中下載了很多“不喜歡的歌”,“聽著‘鬧挺’,提神?!边@種辦法也失效時,柴瑞峰就停車用雪搓臉,讓自己保持清醒。

    “冰包”是冬季原始森林中最常見也最危險的存在。在莫爾道嘎,由于氣候原因和林區暖泉比較多,天氣一冷,路面就會形成冰包,最大的冰包有10公里長,最高的冰包有兩三層樓那么高,有的冰包上面看似很平坦,但是底下全是空的,有流水,中空的結構使車輛行駛在上面時極易發生危險。

    柴瑞峰回憶起第一次在冰包上開車時,“緊張唄,輪胎咯吱咯吱響,大冬天手心里全是汗?!?巡檢途中,每次遇到較大的冰包存在于懸崖邊上,柴瑞峰都會把自己這側的車門開著,這個在日常行駛中十分危險的動作,卻是最后的保命方法——萬一不行就跳車逃生。

    如此小心,柴瑞峰還是掉進去過幾次。 

    第一次掉進冰包時,皮卡車被堅硬的冰塊卡在半空,水箱和油箱被尖利的冰碴磕漏了,四個輪子只能空轉。林子里沒有信號,但好在柴瑞峰出門前給對方打過電話,約定了8個小時后沒到就拜托對方沿路找一下自己。

    柴瑞峰懵在原地十幾分鐘后,就開始撿樹枝“攏火”等待對方救援。在零下40℃的冬天,等待救援的12個小時里,柴瑞峰生了8堆火,沒有吃一口東西,“一邊消除黑暗和野獸帶來的恐懼,一邊讓自己活動起來,不至于凍僵了。最渴望的是救援人員的一盞燈光?!?/p>

    每當困于冰包或汽車半路拋錨,柴瑞峰總會攏起火堆等待著救援

    在柴瑞峰的朋友圈里,有這樣一條記錄:“2019年11月4日下午3點58分,開始我的徒步旅行,32公里,歷時6小時25分鐘……我只記得我還活著,2瓶水,一盒半煙,有燈光的地方才是家?!?/strong> 

    那是柴瑞峰掉進冰包,為了自救徒步時間最久的一次。冬季森林的黑夜,代表著迷路與野獸襲擊的危險。為了加快進度,他將御寒的棉襖脫掉扔在路邊,原本并不抽煙的人,在恐懼之中一路抽掉一盒半煙。等看到前方護林員駐地小屋的燈光時,柴瑞峰只感覺“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他至今記得那種劫后余生的慶幸感。為了確保柴瑞峰的安全,中國電信呼倫貝爾分公司專門為柴瑞峰配備了一部衛星電話,來保證他能及時向外界求援。

    我永遠是一名黨的通信兵 

    “我永遠是一名黨的通信兵”,這是柴瑞峰無悔的青春誓言。

    在大興安嶺原始森林最深處的邊境線上,戍邊官兵護佑著祖國的北端。有的戰士兩三年沒有下過一次山,通過通信網絡了解外面的世界、與家人取得聯系是這群年輕戰士的渴求。

    柴瑞峰負責著邊防連隊官兵的民用通信保障。除去日常通信故障的檢修,每到防火關鍵期,柴瑞峰也會前往各基站進行網絡維護,與戍邊官兵們同吃同住,成為祖國邊境線上的一名“編外戰士”。

    在趕赴連隊維修的路上,一旦遇上封路,或因冰包太大,沒有凍實又掉進去,柴瑞峰總會攏起火堆,這樣就能等到人民子弟兵沿路尋找而來的救援;另一邊,在沒有電網供電的駐地等待柴瑞峰到來的戰士,會特意延長柴油發電機的發電時間,為“柴哥”留一盞燈照亮——這場“雙向奔赴”持續了近13年。

    柴瑞峰是32萬電信青年的代表,是新時代央企青年的楷模。他用十三年如一日的執著與堅守,踐行著永不變色的紅色電信初心。他用艱苦奮斗、埋頭苦干的實際行動,將“請黨放心、強國有我”的青春誓言寫在祖國大地上,寫在林海雪原中。

    平凡與堅定撰寫出

    無悔青春

    腳下的路一直都在

    只等著勇士篤定而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xxxx18
    <progress id="seanm"></progress>

    <acronym id="seanm"><label id="seanm"><xmp id="seanm"></xmp></label></acronym>

    1. <track id="seanm"><ruby id="seanm"></ruby></track>